用微博账号登录:

书评:任天堂哲学:无为,而无不为

作者:郑渝川 发表:2019-02-26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任天堂是现代电子游戏产业的开创者,也是现代都市文化、休闲文化的重要塑造者。有意思的是,任天堂曾经不仅做游戏产品,而且还曾涉足出租车、食品、复印机等诸多领域。这些多样化尝试带给该公司的,是大量负债,以及破产倒闭的风险。

1949年,22岁青年山内溥接任任天堂社长。这家公司当时的主营业务是扑克牌,大受市场欢迎,并在1962年在大阪和京都证交所上市。山内溥有意在扑克以外的业务领域大展拳脚,先后主导任天堂进军出租车、方便面、计算器等五花八门的业务。

这些业务的推出,不能说都是错误的。因为其中任何一项在经济腾飞阶段的日本,都确实能够培育出可观的市场,但一家并没有充沛现金流的企业,却没有可能同时经营好多项业务。我们今天概括苹果、任天堂、索尼、京瓷,哪怕是谷歌的商业哲学,都会非常清楚的发现,专注是极端重要的。

山内溥不但迎来失败。1973年,任天堂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家激光飞碟射击场,吸引了大批玩家,好评如潮,因而迎来了大量订购设备的订单。但在石油危机爆发后,日本经济受到严重冲击,已有订单纷纷取消,任天堂接近崩溃的边缘。山内溥接手任天堂之后的近30年内,所进行的探索多以失败告终。

我们当然知道在那之后,任天堂将迎来自己的成长爆发期,将成为世界三大游戏厂商之一,因而可以用后见之明的视角,将成功前的探索失败统统解释为后来获得成功的原因。这种解释其实往往有失牵强,山内溥20世纪70年代之前的探索失败,教训其实就是专注度不够,而不是他不该选择比如出租车、方便面、计算器等游戏产品以外的业务;而最大的失败原因,说到底就是运气不好。所以,山内溥本人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之后,当任天堂走出困境,借助Game Boy、NDS和Wii大获成功以后,强调说他自己运气好——一方面,相应的技术和商业创意诞生于恰当的时机,另一方面,当时的任天堂恰恰能够拥有能够承揽、转化前述技术和商业创意的人才,这些当然可以称为“时运”。

你再琢磨一下,想一想,“任天堂”为什么叫任天堂啊。这个名字,就带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意思。

当“时运”开始青睐山内溥以后,后者也悟到了这一点,再加上年过五旬(1979年以后);所以,山内溥不再像以前那样过于在意如何去抓住多元化的机遇(其实是陷阱和挑战),而是将主要注意力放在如何培养人才,如何培植灵感和创意,然后“时运”的垂青。说起来,山内溥、任天堂的这种经营哲学,是带有浓郁东方色彩的,无为,而无不为。又或者,你可以把任天堂哲学,解释为某种程度上的佛系经营哲学。

南海出版公司、新经典文化近日再版了日本著名的IT行业、产经记者井上理的《任天堂哲学》一书。这本书记述了任天堂从纸牌工坊发展为全球游戏产业霸主的发展历程,呈现了这家公司从盲目多元化改为确立以游戏产业为主导,秉行创意先导价值观,并因此获得商业成功的诸多关键环节和场景。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样,任天堂这家百年企业走过很多次弯路,屡屡触发生死存亡式的危机——通常情况下,危机中成长起来的企业,对于机遇和风险信号会显得更加敏感,而这种做法恰恰是任天堂当初频频受挫的原因。等待“时运”,并非消极拖延,而是保持耐心,而这对于一家创意企业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回顾皮克斯工作室的成长史,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史蒂夫•乔布斯对于该工作室的耐心,才是若干部令人激动的动画佳作最终面世的最重要原因。

当然,正如《任天堂哲学》书中所提到的那样,保持耐心,在机遇、风险面前避免冲动,不意味着要对信号、信息视而不见。保持耐心的目的,在于辨识市场新机遇、技术新机遇,以及得出承接新机遇的产品形式、服务体系、消费模式等设想,都需要时间。任天堂竭力提高其游戏硬件产品的质量,强制要求硬件设计水平必须保持在1米高度刷下10次不损坏、80公斤承压1分钟不损坏以上的水平;任天堂的设计团队21世纪初就反思和纠正游戏复杂化、游戏操作繁琐化的问题,转而按照便捷上手的标准来设计游戏软件和硬件,其实,这也是微软、苹果、谷歌等公司获得成功的重要原因;进入21世纪,任天堂开始加紧收集用户使用数据,借此使得产品设计以及相关的服务管理,变得更为高效、更接近用户需要;任天堂还经常去做看似“没用的东西”,比如让Wii具备玩游戏和看电视的无缝对接……这些做法,可以被理解为“磨刀不误砍柴工”,企业在战略制定和执行中,只有具备了足够的耐心,才可能重视上述那些不能直接带来利润甚至会增加成本的价值环节。


书名:《任天堂哲学》

作者:(日)井上理

译者:郑敏

出版方:新经典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7月 


[  标签:书评  任天堂  任天堂哲学  ] 202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