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书摘:《一本书读懂生活中的金融常识》

作者:陈思进 发表:2018-12-10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一本书读懂生活中的金融常识

“白银帝国”的衰落

中国上溯几千年、流通各朝、以称量计价的银锭,自改铸成法定银币后,一直沿用到近代中国。然而1571年,马尼拉大帆船贸易开始了,中西贸易往来日益频繁。

因此,每年都有一两艘西班牙大帆船,从阿卡普尔科穿越太平洋,把国外出产的白银运到马尼拉,用以购买中国丝绸、中国和印度的棉织品,以及其他精美消费品。如此这般,外国的白银迅速流入中国,明朝银库收入暴增。到了1577年,银库收入高达16.3478万公斤。直到明朝终结时,政府每年的白银收入始终在10万公斤以上。

当时,黄金的数量在世界范围内都很匮乏,中国庞大的经济体决定了黄金货币的相对稀缺。而欧洲源源不断输入中国的白银,使得中国白银货币相对充足。所以中国明朝以后选择的是银本位,而不是金本位制度。据统计在1644年,全国有当铺两万多家,而1744年北京当铺就有六七百家,有的当铺资本额高达白银数万两或十几万两。

虽然当铺、钱庄、票行、银号等金融机构的发展,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中国当时因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交替发生,从而导致经济动荡。而美洲产量近一半的世界白银流入了中国,中国因此而成为不折不扣的“白银帝国”。然而由于中国不具有白银的开采权,实行银本位就迫使人们必须用大量实物财富去换取白银,由此引发的后果,是中国百姓辛苦赚来的财富逐渐流向了欧洲。

由此,美洲和欧洲成为中国的中央银行,中国获得央行货币的代价不仅失去货币调控权,还失去了巨额的铸币税(铸币面值和成本的差额)。有多少白银通过购买产品进入中国,就有多少财富流出中国,这与今天的中国出口获得巨额顺差,而导致外汇储备剧增的后果是何其相似啊!

当然,足够的外汇储备表明一国干预外汇市场和维持汇价的能力,它对稳定汇率具有一定的作用;然而如果一国外汇储备规模过大,可能增加对货币流通和市场的压力,对未来货币流通造成预期膨胀压力。同时外汇储备还可能因外币汇率贬值而使国家蒙受损失,抑制经济增长。“白银帝国”的例子提醒我们,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中国应做好准备面对随之而来的巨大风险。

当中国银本位渐渐衰落之时,在大洋彼岸的欧洲,使用的是金银复本位制,也就是把黄金和白银同时作为货币。当时的殖民强国葡萄牙和西班牙,从美洲和非洲掠夺了大量的黄金,其中的大部分黄金最终却辗转流入了英国。

在16世纪末,西班牙的黄金开采量占全球的83%,而黄金开采热在另一个国度也迅速燃起,那是在葡萄牙控制下的巴西。到了17世纪,葡萄牙为了对抗西班牙而与英国结盟,由此从葡萄牙流入英国国库的黄金多达600吨。于是,闷声发大财的英国便不断将越来越廉价的白银兑换成黄金。然而在中国由于流通货币是白银,人们自然乐意把黄金拿出去换回白银。就这样,英国在中国和与中国情况相似的国家,大玩金银套购的鬼把戏,逐渐积累起数量庞大的黄金储备。

1850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澳大利亚发现黄金,使得世界黄金存量突然增加,令黄金作为单一本位货币,以满足欧洲经济发展的需要已成为可能,于是欧洲国家一个接一个,从银本位制转向金本位制。到1880年,各主要工业国家相继采用了金本位制。

此时,英国的金银套购操作帮助它获得了巨额黄金储备,时机一成熟英国率先废除了白银,开始实行金本位制,从此奠定了其世界金融霸主的地位。

伴随着英国的强大,是中国逐渐衰落的开始。由于中国实行的是银本位制,对白银的需求量,远远大于没有支付功能、而仅有装饰和收藏功能的黄金。需求决定了价格,白银在中国自然比黄金要昂贵。与此同时,欧洲实行的是金本位制,对黄金和白银的需求和中国正好颠倒过来,在欧洲黄金更为昂贵。

随着世界白银产量的迅速扩张,白银越来越不值钱。欧洲的黄金日趋昂贵,对黄金的需求不断增长。在欧洲和中国,黄金和白银的供需和价格如此不平衡,自然有人看到了机会。由此,欧洲将大量白银运到中国,来换取中国的黄金。就这样,中国变成了世界白银的吸收地,而中国国内的黄金则源源不断地流往欧洲。最终的后果是,越来越多的大量贬值的白银流入中国,造成了中国严重的通货膨胀。

中国用大量实实在在的物质财富,换取了日益缩水的白银收入,这笔买卖真是亏大了。殊不知,几百年后的今天,相似的情况又在中国重演。

让我们再回到19世纪。到了1887年,黄金的紧缩促使苏格兰的三位化学家发明了氰化法,这种方法可以从低级别的矿石中提炼出黄金。在1896年,非洲的金矿就是用这种方法,令世界的黄金量突然大增,黄金数量的增加又导致了黄金通货膨胀。

但是,1717年英国废除了白银的本位货币,引发世界各国废除白银的狂潮。而从1870年开始,英法德诸国又纷纷弃金银复本位,而采用黄金单一本位,所以在国际市场上,白银因失去了作为国际储备的资格而价格大跌。美国为了跟上世界潮流,也于1873年宣布放弃金银复本位,改用了金本位制,使得当时仍然采用银本位的中国,货币价值下降。

自那时候起,中国的国库储银总是不够用,白银的贬值给中国带来了沉重的灾难。那么是否白银升值了,就能把中国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呢?

英镑和金本位的崛起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国失去了主权货币的调控权力,所以每走一步都在被动地应对外部的变化。那什么是货币主权呢?国家货币主权是国家对本国货币行使的最高权力,是不容许外国干涉的排他性权力。具体特征体现在:

第一,国家有权确定本国货币制度的权力;

第二,国家有铸造金属硬币、印制纸币、确定货币币值和发行货币的权力;

第三,国家有调控货币升值或贬值的权力;

第四,国家有实行外汇管制的权力;

第五,国家有建立货币储备的权力。

由于中国失去了主权货币的调控权,因此白银升值同样给中国以沉重的打击。1933年,美国罗斯福总统为了争取白银集团的支持,颁布了白银购买计划。这一计划的本意是想通过提升白银价格,为白银生产商提供补偿。

但白银价格的上升使当时中国的货币(白银),相对于世界各国货币升值,中国货币升值使中国出口商品的价格上升,从而出口大幅度下降。原本在1930年代的世界大萧条中,中国因为实行的是银本位,所以没有受到世界经济萧条的影响,但白银购买计划却使中国在大多数国家都开始从大萧条走向复苏时,中国却走向了萧条,最后甚至迫使中国退出银本位,采用金本位制。

金本位制,是以黄金为本位币的货币制度,在其框架下,各国政府以法律形式规定货币的含金量。各国可以自由铸造货币和自由兑换,黄金也能在各国自由输入和输出。人们将持有的纸币以货币含金量为标准兑换为金币即可。而金本位制的确定,也是以英镑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确定。

英镑的初次登场是在1694年,随着英格兰银行成立并发行纸币,一个在人类历史上曾经称霸一时的货币诞生了。1816年,英国通过《金本位制度法案》,在法律上承认了把黄金作为货币的本位来发行纸币。到了1821年,英国正式启用金本位制,英镑因而成为英国的标准货币单位,每1英镑含7.32238克纯金。更由于英国拥有巨量的黄金,英镑最终在世界货币舞台上称霸。

英国马不停蹄地在1844年,颁布了《英格兰银行条例》,英格兰银行成为唯一一家能发行英镑的银行,这个垄断权让英格兰银行在世界货币系统中,扮演起“最后贷款人”的狠角色。当其他银行出现资金困难时,英格兰银行变成“发行的银行、银行的银行、政府的银行”,到了1872年,世界上第一个中央银行由此诞生,英镑也因此在世界货币中更具话语权。由于凭借英镑可以自由从英国提取黄金,因此英镑的信誉等级非常高,直接等价于黄金,披上了黄金外衣的英镑,就此成为世界货币。

在黄金供应量不能满足经济发展需要的情况下,英镑可以作为世界货币,满足世界经济发展的需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虽然英国工业实力相对于美国和德国处于不断下降中,对外贸易也长期处于逆差地位,但是英国的国际收支却能长期维持顺差的有利局面。这正是因为英国利用英镑,这一世界货币的特殊地位,获取了大量的铸币税。

当钱如流水般“哗哗”地涌来,英国人当然乐开了怀,野心勃勃地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海外投资和贷款,巨额利润和利息的回报,再加上海外其他服务业等收入,不仅弥补了英国对外贸易逆差的差额,还进一步壮大了英国的经济实力,使英国在世界各地的经济“侵略”变得更加便捷,也以更快的速度在海外占领经济领地;还以无形信用收益为筹码,赚取商业佣金、海外汇款等收益。

直到1914年英镑金融体系崩溃,英国境外投资都高居各国之首,英国也从海外投资中赚得盆满钵满。难怪有人妒忌说,“英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只肯贷出,从不借入的国家”,这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但英国对外投资强度之大可见一斑。1509

英国世界货币的优势,以及伦敦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令英国不折不扣地成为“世界央行”,从而轻松地控制了全球市场的黄金和英镑供应,服务于大英帝国的利益。

“谁控制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的统治权!”英国就这样成为全球称王称霸的“日不落”王国。这与二次大战后的美国和美元,是何其相似啊!

美元独霸的时代

中国有一句俗话,叫“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在英镑统治了近百年之后,商品生产增长的幅度,远远要高于黄金生产量的增长幅度,使得黄金供不应求,其流通性大大的削弱。黄金作为金本位的根基被撼动,英镑这个全球货币的老大地位,也到了该让位给其它货币的时候。

英国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未曾料到,曾经是自己殖民地之一的美国正迅速崛起,逐渐挤走了自己“世界第一”的宝座。在20世纪中期的时候,美国的人均产量已经是欧洲的一倍。美国从19世纪末开始的经济腾飞,要归功于领土的扩张、人口和收入的快速增长、广阔的国土蕴藏着大量的能源和矿产品,此外,还有科技水平的迅猛发展。到了1913年,美国的国内市场已经相当于英国、法国和德国的总和。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由于参战各国的巨额战争支出,以及生产停滞,使得巨额黄金流入了美国。战争结束时,美国已经拥有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黄金,实力和运气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于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占了全球三分之二的黄金储备。真是风水轮流转,英国告退,美国独霸的黄金时代正式拉开帷幕,直至今天。

二战后期,美、英两国着手主导重组战后的国际经济,意在建立一个稳定的国际贸易和国际货币体系。1944年7月1日至7月22日,有44个国家的730名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郡召开了“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会议通过了《联合国家货币金融会议最后决议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总称《布雷顿森林协议》。这项协议确立了战后美元的霸主地位。

根据《布雷顿森林协议》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实行“可兑换黄金的美元本位制”,具体体现为“双挂钩”:

其一是指美元与黄金挂钩。协议规定,IMF各会员国承认美国1934年1月货币改革所规定的每盎司35美元的黄金官价,并将此作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美国财政部有义务随时按官价为各会员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兑换黄金。为了维持黄金官价的稳定,当国际金融市场的金价波动严重冲击这一官价时,各会员国政府有义务协助美国政府进行干预,以平抑黄金的市场价格。

其次,是指其它会员国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即与美元建立固定的汇率,各会员国货币平价一经规定便不得轻易变动。各国政府在进行即期外汇交易和黄金买卖时,其汇率和金价的波动幅度也不得超过法定汇率和金价的上下l%。此外,各会员国政府有义务干预金融市场的外汇行市,以保持汇率的稳定。

“双挂钩”确立了美元在战后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中心地位,美元等同于黄金,在国际经济贸易中充当黄金的代表或等价物。在战后百废待兴的严峻形势下,美国雄厚的经济实力(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工业生产总额中所占比重由1938年的35.6%跃升至1948年的55.8%;在世界出口总额中所占比重也从1937年的12.8%增至1947年的32.4%)和充足的黄金储备(1949年美国仍拥有世界黄金储备的71.2%),决定了美元的中心地位。

然而,“双挂钩”的实质是整个布雷顿森林体系与美国经济实力挂钩。这种以美元和黄金为基础的世界货币体系,是在战后初期美国拥有绝对经济优势,尤其是美国拥有巨额黄金储备的前提下建立并运转的,一旦这一前提条件消失,这种体系便会陷入困境。

包括宏观经济学大师凯恩斯和法国总统戴高乐在内的各界人士,很早就对布雷顿森林体系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戴高乐痛斥美国用美元来获取其他民族的土地和工厂,美国没有特权把世界贸易实际上变成了美国的仓库,因为一旦美国出现了贸易赤字,它只需要多印些美元就可以无偿地向其他国家换取商品和劳务。

但事实上,布雷顿森林体系给美元自身也套上了噩梦般的桎梏。美元与黄金挂钩,但1盎司35美元是根据1934年的平价确立的,金价被人为压低。这样的平价抑制了黄金的生产,鼓励了黄金的商业用途,相应地淡化了黄金的货币作用,强化了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但是,高估了美元价值的平价迟早会有一天要纠正,终将动摇美元的地位。

20世纪50年代末,美国出现经济衰退,利率相对于欧洲下降,导致连续3年出现逆差和黄金外流,金融市场开始动荡不安,各界纷纷猜测美元疲软甚至可能贬值。1960年10月30日,市场大规模抛售美元、抢购黄金,伦敦交易所的黄金价格突破35美元的正常价格,一度达到40美元,爆发了第一次黄金危机。

那么,美元是如何摆脱危机的呢?

美元的中年危机

在1960年10月30日,市场大规模抛售美元、抢购黄金,爆发了第一次黄金危机。美国为了阻止美元贬值,采取了一系列单方面行动。1963年7月,肯尼迪政府实施利息平衡税,对在美国资本市场筹资的外国借款人加征约1%的利息,并在1965年扩大到银行贷款。这些措施暂时刺激了欧洲美元市场,但美国的国际收支账户,自1967年以来仍然在加速恶化。

1964年,美国对外国官方债务超过黄金储备的价值。欧洲各国成为新的顺差国,开始对美国逆差表示不满。他们动用“黄金杠杆”,即用盈余的美元兑换美国的黄金,直击美国的致命弱点。法国首先发难,1965年1月4日宣布一个月内将3500万美元兑换成黄金,并准备把来自国际收支顺差的新美元全部兑换成黄金。此举引发各国竞相抛售美元、抢购黄金,令市场金价暴涨,美国黄金储备急剧减少,美元信誉受到了极大冲击。

当1968年再一次爆发国际黄金危机时,黄金抢购风潮愈演愈烈。当年3月,美国黄金总库停止向私人市场出售黄金。此时,官方清算仍采用1盎司黄金35美元的价格,但黄金的市场价格可以超出官定价格,故而形成了双重标准的黄金市场。

因此,到了1971年8月15日,在美国政府无力实现美元按固定汇率兑换黄金的承诺后,尼克松总统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了新经济政策,包括停止为外国央行兑换黄金,对进口暂时征收10%的附加税。

这是美国在国际货币事务上,第一次采取极端的单边主义行动,违背了华盛顿制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规则,被喻为对盟友发动的一场经济战争。当时负责货币事务的美国副财长沃尔克曾感慨道:“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任何霸权国家都会变成残酷的暴君,或者脑满肠肥的寄生虫。”

美国单方面改写了世界贸易规则之后,当时的美国财长约翰康纳利向欧洲盟国施威:“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在1971年12月,G10国家签订“史密森协定”,决定美元对黄金贬值7.9%,从1盎司黄金从35美元提高到38美元,同时市场汇率可在一定范围内波动。

时值1973年3月,美元改为浮动汇率制,即美元与黄金的比价由市场的供求关系来决定。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固定汇率时代终告结束,布雷顿森林体系至此名存实亡。而当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时,全世界的反美舆论欢欣鼓舞,以为谁都可以不买美国账了,但日后的发展并非如此。在“无体系的体系”中,没有任何国际条约规定任何货币的特殊地位,美国降为这个体系中凭实力竞争的“平等一员”。但美元仍然是维系全球的主导货币地位,是通行无阻的世界货币。

究其根源,当然是美国值得信赖的实力,赋予了美元在世界货币市场无可争议的最强竞争力,使得世人不约而同地“爱”上了美元。尽管浮动汇率给各国更大的政策自主权,但许多发展中国家依然选择盯住单一货币或货币篮子,很少任由汇率自由浮动,甚至一些国家彻底实行了“美元化”,以求稳定金融市场。

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失去黄金支撑的美元曾迅速贬值,为了重建世界对美元的信心,必须找到一种有效影响价格的实物来支撑美元。1973年年底,石油危机爆发令油价飞涨,这给美国找到了替代黄金硬通货的机会。1975年,美国与海湾国家相继签订协议,主要内容是:这些国家在石油交易中必须用美元进行结算。如此一来,全世界的石油进口国就必须持有美元,而随着油价上涨,进口国还必须持有更多的美元。失去黄金支撑的美元,又找到了替代黄金的新依托,那就是有“黑金”之称的石油。

自此美元摇身一变,成为全球石油交易的结算货币,顺理成章地继续充任全球储备货币。世界仍然处于美元霸权时代。美元决定世界经济、金融、货币的运行规则,美国凭借美元本位制来支配世界。美元霸权使美国成了“世界央行”,美国不受外汇储备短缺的制约,避免了巨额贸易逆差可能导致的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却通过贸易逆差获得了国内经济发展所需的实物资源和大量资金。

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后,美元经历了一系列剧烈波动的惊涛骇浪,可见美国是如何殚精竭虑,力挽美元颓势来维持其世界货币之地位。这种努力不能说是白费,但只是治标过关而已。纵然一次次化险为夷,但美元汇率下跌的大趋势不可逆转,而且埋下了危机迭起的火种,最终将导向世界不堪承受的货币总危机。

因为美国庞大的国际事务开支,特别是近年来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和反恐开支;减税压力、成倍增长的医疗保险、社会福利、公共卫生和环境保护,以及习惯性过度消费等,加上周期性经济衰退的影响,常常使美国财政入不敷出,赤字居高不下。

[基本信息]

书名:一本书读懂生活中的金融常识

作者:陈思进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  标签:书摘  金融  生活  ] 409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