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书摘:中国经济2019

作者:王德培 发表:2018-12-04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改革关键词:由释放到再造

之前中国改革以放权、创新为关键词:1978年是全面改革开放的起点,封闭的计划经济被打破,市场经济萌动,个体户、“小猫经济”集中爆发,农村生产队也有了自主权,农民有了经营自留地、搞家庭副业和从事集市贸易的自由,而有的生产主体利用已经松动的政治空气走得更远,甚至开始进出口贸易;1992年“画圈”坚定了市场化改革信心,全国涌现了“扔掉铁饭碗”的下海潮,站在市场经济整体形态的维度考量,这一阶段的典型特征是企业家阶层开始走向市场舞台,陈东升、郭广昌、冯仑、俞敏洪、胡葆森、黄怒波都是92派“士商”的代表;2001年加入WTO是进一步深化市场化,中国企业炼成“低成本、低价强攻”的生意经而行商天下,同时劳动力、资本、土地等生产要素进一步市场化,并且这一阶段互联网浪潮席卷国内,从四大门户到搜索再到社交化网络,网易、搜狐、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先后崛起;2013 年自贸区改革使贸易制度和规则进一步与国际接轨,变“正面清单”(法无明文规定不可为)为“负面清单”(法不禁止则可行),大大拓宽了企业准入和业务创新的空间,发展转口贸易、离岸贸易意味着自贸区将在产融结合、贸易金融、航运金融等方面开辟新径。可见,改革上半场的基本精神是松绑和革新。

以“释放”、创新为主题词的前一轮改革确实释放了生产力,在这激荡40 年里,中国的名义GDP 上升了200 多倍,新能源、航空航天、智能制造等产业从无到有,笔尖钢、移动互联网、脑科学等领域赶英超美,可圈可点之处数不胜数,从人们的衣食住行,到远方的江河工程与高原“天路”,一直延伸至头顶星空。但是,这种以放为主的市场化改革也产生了一些社会无法消化、无法承载的后果:首先,制造了前所未有的泡沫和过剩。市场化背景下,国内外市场的开拓、经济扩张预期和资本追逐利润的本性,再加上地方政府的建设冲动,致使生产规模的雪球越滚越大。现在,不仅钢铁、水泥、煤炭、房地产等产业要经历挤泡沫的“阵痛”,而且连碳纤维、多晶硅、锂电池等新兴产业也患上了“过剩症”,新旧动能接不上,经济只好由高速增长转向盘整。其次,加剧了贫富分化。体制转轨期各种劳动、税收制度的漏洞及官商寻租空间、廉价劳动力、优惠政策,都赐予了某些人丰厚的“制度红利”,加上市场经济以市场竞争来配置资源造成的“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效应,成就了一批富豪,无门路、无资源、无技术的底层民众却愈来愈贫穷。中国首富的更迭基本上踏着改革逐次深入的步伐——乡镇企业崛起,刘永行、刘永好兄弟成为首富;互联网兴起,网易丁磊一飞冲天;对接国际产业链,张茵家族、梁稳根、王传福出场。铁打的土豪,流水的首富,在首富轮岗之中,中国底端25% 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占比从18% 降至1%,相应地,1% 富人家庭财产占比却从2.5% 飙升至33.3%,社会被严重割裂。更严峻的是,放开过度、创新过度还冲击社会维稳边界。泡沫堆积、环境污染、贫富差距本身就时刻触动着大众敏感的神经,极易激起民粹主义情绪,一些创新还“节外生枝”,引起社会紊乱。

“群魔乱舞”,意味着放任式经济走到了头。其实,在中国向前发展的力量中,除了市场,还有一个重要主体就是政府。曾经,“市场化改革”这五个字在中国一部分人心中,是类似于信仰的神之存在,但如今,市场化放权揭开了其邪恶的面纱。市场这个魔法师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就倒逼政府出手,一度趋软的政府力量再度趋强:房地产调控不等不看,从快从严;为规避“一放就乱”,地铁项目、保险牌照审批收紧;为保证有效供给,融资条件继续紧缩;为遏制P2P(网络借贷平台)“雷潮”,沪穗深苏紧急出手,严禁高管失联、网站关闭、运营停止;为防诈骗、防风险,中央银行下死命令,所有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为营造一个清朗的打车市场,从准入门槛到法规执行,全国多地严监管网约车…… “政府与市场的二人转”本就是中国模式,即便是“市场化放开大放异彩”之时,政府的力量也没有完全退场,只是相对弱化;现今,市场化改革推进过猛,险将成为失控的野兽,和谐局面被冲击得一塌糊涂,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政府力量强化。政府收权与市场放权相互勾兑,政府与市场再平衡,走向大政府、大市场较佳结合状态。民众本以为改革就是放开、就是做加法,可现在政府又去收拢,宏调的举措又多起来,市场活动的空间不是按原来设想的拓展轨道在扩大,而是相对收窄了,人们难免会误认为眼下的勾兑是在破坏前期的改革成果。而实际上,以放权让利为特征的市场化改革若一如既往地向前走,恐将引发大规模的政经冲突。这时,停止走偏的脚步就是最大的进步。所以,政府管制不仅不是破坏前期的改革成果,反倒是巩固改革的历史成果。

用政府去勾兑市场,用政府收拢去对冲市场释放,能消除上一段市场化改革中的“毒瘤”,巩固市场化改革的成果。不仅要巩固成果,还要再造新经济环境。毕竟,政府调控直接为塑造新的经济环境做了铺垫,“大政府+ 大市场”共同发力,再造的新经济环境将呈现为:

(1)创新活跃,规则跟进。国内大部分的“创一代”企业目前都处于发展瓶颈期,虽通过几十年的打拼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但是苦于思维转变、技术和资源储备不足,跟不上飞速发展的市场,亟须利用新时代新科技的“杠杆”能量,二次创业。因此,政府仍将鼓励大胆创新。但创新并不代表着无视规则,在规则的框架内灵活多变才既能与现代经济接轨,又能长远发展。鉴于此,政府将站在中立的立场制定规则体系,届时,泡沫、污染、欺诈、诱骗等现象都将收敛。

(2)去除特殊,公平竞争。制度红利、官商寻租时代已经过去,“潜规则” 变“显规则”,因此,特殊利益、部门利益将丧失存在的土壤,公平、公开、公正“三公”原则将占据经济高地。

(3)服务归位,激发活力。政府回归本位,以高效的服务供给,外加广阔的市场空间,激励微观主体创新、创业、创造的潜能。

(4)多元包容,创构生态。当下正处在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叠加的战略机遇期,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迭现,并在一定区域内聚集,逐渐形成以共生发展为特征的生态网络。各地抓发展,项目为王,环境是金。

综上,市场化改革横冲直撞,市场的力量偏强,产生了失灵,倒逼政府登上前台,强政府现身,人们感受到“市场化改革销声匿迹了”“没改革了”,不过,这无法抹杀纪念改革开放40 周年的历史意义。其实,市场的“放”走过头之后,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政府用“收”去勾兑,使得改革“进二退一”,改革“变了形”。而“退”是为了更好地“进”,经过这一“退”,再造出新环境, 更能保证市场经济的高质、高效发展。

 

[基本信息]

书名:中国经济2019

作者:王德培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  标签:书摘  改革  经济  ] 514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