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书摘:工匠精神:日本家族企业的长寿基因

作者:[日]后藤俊夫 发表:2018-09-04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对长寿企业持续20多年的研究

喜闻我的第52本著作,行将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中文版本,内心不甚感慨。2016年12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2017新年论坛”的召开,加深了我与中国人民大学的缘分。大会主题为“新商业文明与企业转型升级”,我有幸作为嘉宾,做了题为“长寿企业与工匠精神”的主题演讲。我对于长寿企业的一腔热血,也可通过当日演讲的副标题“富可过三代”得以展现。

我的长寿企业研究始于1996年。常说人有天年,企业是否也有寿命呢?据悉,企业是以永久持续为前提,并具备相应公司人格的组织,而绝大多数企业是短命的。其原因何在呢?——在这一朴素的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开始了这项研究。至今,已经过去了20多年。我的心境也从单纯好奇逐步转变。眼下,我最关心的事情是如何作为才能让“富可过三代”成为可能。

开展研究之前,我首先明确了长寿企业的定义。本书认为长寿企业是指创业100年以上且目前依旧存活的企业。然而,我遍查各种途径,均未发现长寿企业的相关统计数据。出现这种情形,人们一般选择放弃研究,但我反而下定决心,“既然没有现成的统计数据,那我就亲自动手整理”。首先从日本国内调查开始,我克服大量困难收集而来的数据大大超出了研究预期。这再次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在世界范围内,究竟存在多少家长寿企业呢?”

2004年,我的全球长寿企业数据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这时,一位友人给出如下建议。

“你调查的长寿企业,基本都是家族企业。”

这一建议,犹如来自冥冥之中的启示。从那一瞬间起,我将长寿企业研究理论定位为家族企业理论,并坚持每年参加国际学术大会,持续推出研究成果。基于此,我认识了来自美国、欧洲、亚洲等国家和地区的同领域研究专家,构筑起研究网络。

经由香港中文大学的全球知名学者范博宏博士介绍,我开始与中国人民大学有所接触。范博士号称“家族企业传承治理第一人”,是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财务系的联席教授,同时任经济及金融研究所主任。在其引荐下,我与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毛基业院长成为知己,随后与同院王保林教授展开交流。在王保林教授的全方位支持下,本书即将在中国出版,我感慨万千。此为其一。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的极其重要的历史节点。1972年,田中角荣首相访华。同年9月29日,两国发表《中日联合声明》。历经几十年的岁月征程,两国刚刚送别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马上又迎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在这一值得纪念的节点,本书即将出版,我感触颇深。此为其二。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希望借助长寿企业的研究,为中日两国友好关系贡献绵薄之力。同时,若能催生更多的长寿企业,本人深感荣幸。

工匠精神在中国

对我而言,2017年是繁忙的一年,也是加深与中国关系的一年。这一年,海外出差共计8次,其中6次是来中国。我曾在一周内两度访问中国。这种情况竟发生了两次,分别在夏秋两季。2017年演讲数量达75场,其中约70%面向中国企业家。他们来自中国各地,领域涵盖制造业、流通业及服务业。我的演讲主要围绕长寿企业、工匠精神、家族企业,以及事业传承展开。

同时,中国企业家团体访日也越来越多,原因大致有两项。

第一,在中国,大量民营企业正迎来事业传承期。始于1978年的开放经济、企业民营化已经走过了40年,今天,众多的中国企业正面临首轮事业传承。

事业传承是多方相关人士共同参与下的复杂过程。继承对象以经营管理、资产为主,两者密切相关。参与各部分、各环节的相关人士众多,通常其利害关系呈现对立状态。因此,相关人员若想达成合意,需要足够充分的时间,慎重对待,否则难免埋下引发未来祸根的种子。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教育、培训继承人,这也需要以10年为单位的筹划准备期。

事业传承是20年乃至30年一度的大事件,对经营者而言,是名副其实的最大问题。事业传承既可能演变为事业危机,也可能发展为带来新一轮业务大飞跃的事业机会。持续百年以上的长寿企业,至少也会经历3~4次事业传承。2018年,于公元718年成立的法师旅馆迎来创业1300周年,同时他们也正紧锣密鼓筹备第46代向第47代的传承。

日本长寿企业分别累积了各自数代传承的经验,并为企业的下一个200年、300年做着准备。因此,我们应当能从中收获不少经验教训。

第二,可能源于中国国内对工匠精神的大力报道。中国对工匠精神的关注,毫无疑问以2016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两会”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为开端。同年,工匠精神被《咬文嚼字》杂志评选为“2016年十大流行语”之一。同年12月中旬,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再次强调发扬“工匠精神”。

中国的国家战略提出重视实体经济、发扬工匠精神,打造国家品牌,培育更多“百年老店”。工匠精神与“中国制造2015”一道,是中国实现制造强国的重要举措。实现工匠精神,既要探究中国自古有之的工匠精神,还要学习世界各国的先进案例。

在日语的说法中,工匠精神被称作“职人精神”。它始于6世纪,距今已有1500多年漫长的存续历史。日本的职人精神发源于中国,也是日本成为长寿企业大国的重要因素。日本之所以能成为长寿企业大国,与职人精神可谓紧密相关。

因此,中国的大量企业家访问日本,学习职人精神的实际情况,与中国实现长寿企业大国息息相关,意义十分重大。

工匠精神在日本

毫不夸张地说,日本国内充斥着大量关于长寿企业的话题,我们每天都能看到与老字号相关的网络报道、电视、报纸记事。且近年来,人们对其关注度不断提高。

我于日本国内外发布的研究成果也引起了较大反响,且影响不局限于日本国内。最初,关注到我研究的是日本NHK电台。2007年6月18日,纪录片《长寿企业大国——日本》播出。NHK以我介绍的国际比较数据为基础,制作了时长1小时的节目,专门报道作为长寿企业大国的日本。NHK是基于日本《放送法》成立的开展广播业务的特殊法人机构,在全球影响力巨大。该纪录片打下日本是全球长寿企业大国的舆论基础,并使世人认识到日本长寿企业数量远远超出其他国家。

2008年2月13日,TBS系列制作了老字号特集《探寻关口宏眼中的日本!2》。这期节目时长2小时,主题是“正在忘却的日本之美”“何为日本人”,关口宏想通过对老字号的取材、挖掘,再现其背后蕴藏的“日本力量”。TBS电视台是日本颇具代表性的民间电视台,通过TBS系列,该节目得以在日本全国放映。

2008年4月26日,日本知名的经济报《日本经济新闻》做了大型连载报道《200年企业——成长与持续的条件》。我的名字出现在第一期报道中。受到好评的连载报道共发行3册单行本,受到了以企业相关人员为主的一大批热心读者的支持。略晚一些时候,《朝日新闻》在其地方版面详细追踪百年企业,有关报道也被编纂为单行本。

在海外,2008年5月14日,韩国银行推出研究报告——《日本企业长寿的原因及启示》。该报告虽未标明资料来源,但实际是根据我的数据得出日本为全球最大长寿企业大国结论的,案例分析则以从百济渡海而来并创办了世界最古老企业金刚组的金刚重光(柳重光)为讨论焦点。2011年,相当于日本NHK电视台的韩国KBS电视台在新年特别节目上介绍日本为长寿企业大国,我有幸在节目中露面。同年6月,我在南美哥伦比亚访问之时,当地国家台安排了采访,并录制了约10分钟的影像视频。

作为长寿企业大国的日本在海外知名度提升,海外对长寿家族企业评价甚高,令日本国民也甚感吃惊。

近年,我有幸与两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近距离接触,他们均对作为长寿企业大国的日本给予高度评价。第一位是美国前副总统艾伯特·戈尔。2014年9月30日,艾伯特·戈尔出席家族企业网络(Family Business Network,FBN)日本招待会。在会见场合,我提出创业百年以上且至今仍存在的日本长寿企业有25321家,占全球的35%。目前,全球强烈需求的可持续增长型经济模式同样蕴藏于长寿企业当中,其原因有四点:第一,“三方共赢”中的社会公用事业导向;第二,与利益相关者保持长期互信;第三,量力经营;第四,避免浪费地球上的有限资源。戈尔对作为长寿企业大国的日本表示出极大的敬意,赞同我的主张,双方之间的握手强而有力。

我见到的第二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穆罕默德·尤努斯博士。尤努斯不仅是孟加拉乡村银行的创建者,而且是社会化商业的提倡者。尤努斯的社会化商业包含七大特征,最大的一点在于商业性和社会性并存,这正是日本长寿企业的精髓,恰恰符合我对戈尔前副总统所做的说明。2017年2月22日,在九州大学冈田教授的介绍下,我与尤努斯博士得以会面。冈田教授推崇长寿企业、三方共赢,以及二宫尊德的理念。在日本,与尤努斯博士持有共见的人员众多,其中也不乏经营者,我期盼双方能共建合作项目。带着对今后发展的祈愿,我与尤努斯博士长时间地、紧紧地握手。

当然,对长寿企业的高度评价和关注并不仅限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2017年5月底,在韩国济州岛召开了第12届济州和平论坛。来自全球69个国家的4000多名代表参会,葡萄牙、蒙古、印度尼西亚的前总统,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等要人出席会议,大会和分科会就广泛的议题开展了讨论。其中,慈善资本主义和长寿企业分科会与日本关联密切。日本向来重视的“社会之公器”导向正是慈善资本主义的本质,也正是因为长寿企业一贯重视社会性,才使日本发展为长寿企业大国。

最后,想简单谈一谈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关注。由于东盟国家的企业家大量到访日本,自2015年起,我们每年举办关于日本家族企业经营战略和事业传承的学习项目。他们来自越南、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其中半数以上是公司历史尚浅的家族企业。他们学习长寿企业经营秘诀的意愿极其强烈,不少家庭是父子、兄弟、夫妇等成员一同前来。

我们能从多方面学习长寿企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经验教训”,其纵深挖掘空间极大。此次,本书聚焦于长寿企业的风险管理,通过介绍31个案例,为企业日常经营决策提供管理依据。我们的目标读者群体以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中小企业的经营层和管理层为主,同时涵盖包括大企业人员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

长寿企业扎根于地方,经营时间长达百年以上,为日本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其背景,涵盖历史、地理、家族关系等因素,话题之广泛,犹如山积。读者若对上述因素感兴趣,阅读本书也会对您有所助益。

如前所述,时值本书中文版付梓之际,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王保林教授于百忙之中,从策划出版、协调,到翻译,尽心尽力。借此机会,再次衷心感谢王老师的辛勤付出。

 

后藤俊夫

2018年6月

[基本信息]

书名:工匠精神:日本家族企业的长寿基因

作者:[日]后藤俊夫

译者:王保林  周晓娜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  标签:工匠精神  书摘  基因  ] 263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