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书摘:中国金融改革,未来会怎样?

作者:陈志武 黄益平 巴曙松 等 发表:2017-04-20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金融战略与国家的兴衰

从经济史研究的角度来看,要把一个国家长久地做强,那就离不开创新。技术方面的创新非常重要,同时组织方面的创新、文化方面的创新也都非常重要。

一谈到创新,我们今天,不管是在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方都不太容易逃避的一个结论,就是美国很显然是世界创新大本营,引领世界很多方面的创新,特别是高科技创新,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像我这样的人一直关心的话题是:为什么美国的创新能力那么强?是不是每一个美国人从一出生,他们的基因组成就不一样?当然我们都知道美国人主要是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移民,有来自欧洲的移民,有来自中国的移民,有来自印度的移民,所以,从基因上来说肯定与其他地方的人没什么差别。到底是什么使得美国的创新能力、创新文化那么强?这么多年的研究告诉我,以资本市场为主体的金融市场是最关键的。

资本市场发展带动创新

首先,以资本市场为主的金融市场是好东西。

道理很简单,比如在中国,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腾讯这样的公司。腾讯这个公司创办于1998年,到今天也不过18年.尽管才创办18年,但它的创始人马化腾的个人财富有一千多亿,将近两千亿。这将近两千亿的钱,相当多的是来自对该公司未来无限多年创造收益能力的贴现、求和得到的一个估值。换句话说,马化腾近两千亿的个人财富与其说是今天已经实现的收入,不如说是对未来收入的一个贴现,一个定价,一个可以提前变现的安排。

我之所以讲到这个,类似于马化腾及腾讯这样的案例在美国过去两百年左右的资本市场发展历程中已经出现了非常多个。一百多年以前,美国出现了爱迪生,今天我们熟悉的通用电气公司,其前身是由爱迪生于1878年创办的.爱迪生之后又有20世纪的盖茨,还有现在的谷歌的创始人……

就是因为美国资本市场很早形成了对未来做定价、做变现的这样一个能力,这样一来美国很多的年轻人、中国今天的年轻人就看到,只要你创业理念很好,创造出来的产品——不管是QQ 空间还是微信——可以改变这么多人的生活,给社会带来方方面面的收益,人们就愿意对你的未来做非常高的定价。这样一来马化腾不用等上一百年、两百年,今天就能够让我们大家都看到他创办的公司能带来多高的价值,并以这种方式直接激发更多的千千万万个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大家都可以学着像马化腾这样去创业。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看到资本市场是一个好东西,尤其是就中国来讲。大家想一想,今天哪个行业创业创新的活力是最强的?肯定是能够在资本市场上市的这些行业,其创新创业的活力是最强的。美国式的创新文化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基因跟别人不同,而是因为激励架构,因为资本市场提供的方方面面的定价和变现的途径跟传统社会有很大的差别。特别是我们看到不管是盖茨,还是谷歌的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很多的创始人,他们都是美国普通老百姓家庭出身的。

所以,正因为这一点,我们也看到了现代资本市场跟传统的银行有一个最大的差别,就是前者给普通人带来的成为亿万富翁的机会是原来传统的银行所没办法比的。道理很简单,我们都知道如果你要到银行借钱,要向银行融资的话,你必须要有自己的抵押品,手头上要有足够的资产,这就说明为什么银行对富人、对已经成功的企业是非常有利的,但对还没有什么资产、没有什么财富的普通人非常不利。

相比之下,私募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这些现代资本市场的企业融资手段,投资人看重的是未来收益,而看淡你手中的那些资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中国这方面学得越来越好了以后,很多的普通人开始受益。只要有很好的创新创业的能力,你也可以成为下一个马化腾。总之,以资本市场为主的金融市场对国家富强的促进,对创新文化的推动,对创新创业的激情的激发是非常根本的。所以,它是好东西。

政府在资本市场中应如何自处 ?

其次,既然资本市场是好东西,政府在中间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我跟张维迎教授都很喜欢谈的一个话题。

我首先要强调,政府千万不要把资本市场当成政策工具。中国从1990年推出股票市场到现在,每次一想到要发展资本市场,要么就是为了帮助国有企业,要么就是为了推动政府的创新创业的宏观经济政策。千万不要这样做,如果要发展好资本市场,要发展好金融市场,政府应该做的就是不要为资本市场、金融市场的买方和卖方中的任何一方站台。

1990的时候政府显然是帮助发行股票的国有企业站台.2015年6月股灾之前政府也是帮助资本市场的卖方(股权的发行方)站台,结果使得这些资产的价格、股票的价格被抬得太高,泡沫被吹得太大。

每次政府为资本市场、金融市场一方,尤其为卖方站台,就必然意味着要牺牲掉买方的利益。因为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的股票被炒得那么高,股民们因此付出了很高的价格,这对股民、对买方是有利的吗?肯定是不利的。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改变一些基本的观念,尤其是很多专家不要动不动一看到股市是好东西、资本市场是好东西后,就要去说服政府,为了经济发展,为了宏观经济政策,要一边倒地扶植这些发行证券的企业,为他们站台,然后以这种方式制造一个短暂的泡沫,短暂的欣欣向荣的局面。

这样做的话,最后的结果就像互联网金融行业一样,把金融市场、资本市场长久的发展前景断送掉了。尤其是一说到互联网金融,大家都知道去年之前,整个社会没有哪一个敢对互联网金融唱反调或者看衰的,因为大家都知道那时政府正一边倒地推动互联网金融。

我想强调一下最近一两年的一个应该停止的不好的趋势,很多地方政府看到私募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行业产业基金对经济的发展、对创新创业的好处以后,都在推出他们自己的产业基金。千万不要这样做,尤其是我们看到很多地方政府的官员说要推出自己的产业基金,而且不强调投资回报。大家都知道私募股权投资、风险投资,还有其他创业投资的基金行业之所以对美国的创新创业起了那么关键的作用,就是因为他们只追求投资回报。

如果有地方政府通过自办各种基金进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那会把本来应该是最市场化的、最追求市场喜欢的投资回报的这样一个行业搞乱了,让行业走向越来越非市场化,越来越不看重投资回报的道路,这样的话 ,本来市场化的一个好东西最终会变成 “四不像 ”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政府介入私募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以后,对真正市场化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风险基金的 “挤出效应 ”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是非常大的。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是最近大家讨论得也比较多的,关于金融改革到底改什么。讨论来讨论去,讨论了好几年,到最后集中到把 “一行三会 ”合并为一个大部委。我是希望千万不要这样,因为正是有 “一行三会 ”,过去这些年,监管竞争才为私募基金行业,为中国的企业,为理财产品市场、信托市场,提供了一些发展的空间。

如果以后真的要把 “一行三会 ”合并为一个单一的监管机构的话,那最后的监管竞争就不再有了。万一单一的大部委不作为,中国金融市场怎么办?中国经济怎么办?中国社会怎么办?那就可能没有哪条路能走通了。现在至少有 “一行三会 ”,只要四个机构中有一个愿意有作为,就还可以有发展空间。

所以,我希望参与改革讨论的不同的专家学者和决策层应该记住:监管竞争也是好东西,不是坏东西。

总结一下我强调的三点:第一,政府不应该站边,不能把资本市场的发展当成政策工具;第二,地方政府不应该自己去做私募股权投资与风险投资,政府只要在建立公开公正透明的基本的资本市场方面做得很好,那就够了:第三,“一行三会 ”最好不要合并为一个大部委。

 

陈志武 :耶鲁大学终身教授 ,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基本信息]

主书名:中国金融改革,未来会怎样?

作者:陈志武 黄益平 巴曙松 等

出版时间:2017年4月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  标签:金融  书摘  ] 117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