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作者:夏惊鸣 发表:2017-01-09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未来已来”,中国企业已处于一个新时代:这是一个从野蛮生长转型升级为有质量地战略成长的时代,是中国企业真正迈入全球化的时代,是中国企业建立全球竞争力的时代。

新的时代造就新的组织,更呼唤新型领导力的涌现。有追求的中国企业家应主动进行领导力变革,锻造未来领导力。具体而言,我认为中国企业未来领导力需要确立以下五大思维。

一、世界级领导力思维

世界级领导力是指中国企业要有“成为世界级企业”的追求。

我国很多企业经过了改革开放后近四十年的发展,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已到了一个“质变”阶段。但同时又面临两端的竞争压力——低端,是东南亚甚至未来可能会有非洲企业更低成本的竞争;高端,是美国、欧洲、日本等国家企业的防御。我们处于一个夹层状态,如果我们仍然追求低成本,甚至是“恶性”价格竞争,路可能越走越窄。唯有直面全球企业的竞争,以“高性价比”的优势为我们赢得的时间,去不断提升竞争能力和竞争地位,成为世界级企业,这应是中国企业的追求。

“世界级企业”并不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目标。回想华为当年,它有什么?人才、技术、资金和跨国巨头比,丝毫没有优势。但是华为超越了那些看似不可能超越的对手,成为了全球行业第一。

我一向认为华为的成功是可以学的:就是“信念”——要成为世界级企业的远大追求,然后就是“认真、坚持、必达目标”的将“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着为本,持续艰苦奋斗”做到彻底。

华为为什么能成为世界级企业?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敢于而且坚定地以“世界级企业”作为自己的追求,并将世界级企业的追求贯彻到经营管理的方方面面——要成为世界级企业,那么所对标的企业、经营的目标、质量标准、技术水平,都要以世界级的追求来要求。华为的世界第一,就是在不断对标,超越爱立信、思科中成就的。

世界级企业的信念对于现在中国的企业非常重要,信念从来不是虚的,不同的信念一定会导致不同的行为。

为了更好理解这一点,我们看看日本战后30年和中国改革开放30年这一时期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比较。日本企业在二战后30年的时间,有近70家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在改革开放后30年的时间,也有近70家的世界500强。但是,在这个时点,我们去对比中国与日本世界500强的性质,发现日本企业的全球性竞争力是很明显的,中国企业却绝大部分都是垄断型国企,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市场垄断、资源投入和规模胜出的。

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别呢?我理解核心可能就在于“信念”的不同。我们来看,日本企业如小松集团提出“打败卡特彼勒”;佳能提出“击败施乐”,丰田说“让日本的路上跑满日本人自己造的车”……我们中国企业更多的是什么呢?可能藏在最底层的就是“劳动致富”这四个字。

当然,发展到现在,中国已经出现了更多有产业竞争力的公司,有的已经成为了世界级,有的正走在世界级的路上。但确立“世界级企业”信念,是新时期中国企业需要面对的核心命题,是中国企业的未来,也只有如此,才能有更好的未来。

二、全球化领导力思维

全球化领导力思维,是指企业能够自觉、有管理、持续地进行全球化管理。比如视野必须扩展到全球的市场机会;熟悉、研究、洞察全球市场;盯住全球竞争对手,研究竞争对手,超越竞争对手;人才和技术资源也要进行全球化吸引与配置……

中国企业早已全球化:生产全球的订单,进行国际贸易,设立海外销售机构,布局全球投资,网络全球人才等等。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行,以及中国企业的全球竞争力提升,中国企业会面临又一轮的全球化机遇,和更加激烈的全球化竞争,全球化管理的领导力会是一个重大课题。

全球化是有规划、有步骤、有管理地系统布局和行动的。这方面,韩国三星是一个标杆。比如在国际化人才培养方面,上世纪90年代,三星实施“地区专家项目”,每年向海外派遣最具潜质的年轻职员,每年人数300-400人,年龄28-34岁,而且要工作表现出色。他们完全脱产,不参与当地三星公司的工作,主要任务就是融入当地文化,学习当地语言,建立本地人际网络,考察市场。他们不能带家属,是为了能够与当地社会“混在一起”,要考察当地的主要城市,去一个城市必须乘车,而且不能住星级酒店,每年学习结束后,要提供详细的学习报告,并考核学习成果。

全球化领导力思维,也是世界级企业追求的必然要求,也是未来布局和未来竞争的必然。

三、产业领导力思维

所谓产业领导力,是指龙头型大企业不仅仅对本公司的收入和利润等负责,也要承担起整个产业的收入和利润水平的责任;不仅承担本公司的技术创新和质量进步,也要承担起整个产业生态体系的技术创新和质量进步的领导责任。

首先,要确立产业生态系统竞争力的观念。比如,德国的西门子、博世,日本的丰田、三菱等,他们的竞争力形成,是一个相对稳定又能不断进化的产业生态系统。未来的竞争,一定是产业生态系统的竞争,中国领军企业应树立产业领导力思维,带动整个产业生态系统在全球形成竞争势能。

其次,要从成本优势走向技术超越或品牌超越。这对领军型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从过去依靠低成本优势走向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品牌超越,走向高毛利区域。

最后,产业链相互博弈和交易的关系要走向战略合作,形成产业链生态系统的关系。比如各大领军型企业,形成自己技术体系和管理体系,通过认证、管理供应链体系,实现同步研发、战略联盟和产业系统耦合,促进整个产业链的技术创新和产品质量水平。

现阶段,华为等企业目前已起到了产业领导的作用,我们需要更多的企业具有产业领导力思维,带动中国更多的产业系统的技术进步和质量进步。

四、思想领导力思维

思想领导力是指一个企业不仅仅在销售规模、技术创新方面具备领导地位,在管理模式、管理思想上也能做出贡献,成为标杆和榜样。

希拉里曾讥讽中国缺乏价值观和理想。事实上中国从来不缺价值观和理想,是一个发展阶段问题,中国现在的问题,过去美国、日本都出现过。但我们不能忽视,在过去野蛮生长期,彭剑锋教授说过,盲目扩张,泡沫化成长,致使“大而虚”的“三无”企业(无技术、无管理、无品牌),“三低”企业(低劳动力成本优势、低价格战、低盈利能力),“三粗”企业(粗放式的资源投入、粗放式的管理、粗劣的品质)充斥市场,甚至跨入世界市场,招人反感,也不可能有未来。

要成就世界级领导力,全球化领导力和产业领导力,不仅是规模问题、技术问题,更是价值观的力量和思想的力量!正如华为的成功,不仅仅在收入规模、技术能力方面成为标杆,还在于它为社会贡献了管理思想和价值理念。

华为的奋斗者机制、“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持续艰苦奋斗”的思想是可以复制的,是普适性的价值观。不仅仅对中国企业,没有奋斗,没有价值创造,人类不可能进步。其实,中国华为的奋斗文化和美国的激情、创新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妙。

值得强调的是,真正的世界级企业的管理思想和价值理念不是成为世界级公司那一天才有的,而是一开始就具备的,是他们能够成长为世界级公司的内在逻辑。是产生于公司成立初始阶段,并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丰富的。

中国企业在全球化发展过程中,不仅仅是要有硬实力,也需要软实力,这个软实力不是口号,不是传播,而是贯穿企业成长过程,贯彻到企业经营管理方方面面的自己的逻辑、理论和思想。

五、使命领导力思维

无论是“世界级领导力”、“全球化领导力”、“产业领导力”还是“思想领导力”,最重要归结到“使命领导力”,没有使命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历史属于那些有使命感的人,真正的未来商业领袖一定是使命驱动——为客户、为社会、为员工、为股东、为国家、为人类。

企业、事业不在大小,只要有使命感,并竭力践行的,才能真正赢得尊重。

来源:JMedia“华夏基石e洞察”(原文: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054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