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作者:郑兴山 时英冬 李琳鋆 发表:2013-06-05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本文作者郑兴山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组织管理系副教授、管理学博士,时英冬系盛世神州基金上海公司副总裁,李琳鋆系本刊编辑。

周末,吴志远带着家人到郊外野餐,见十岁的儿子奋力用竹签串起鸡翅膀,吴志远赶忙夺过儿子手中的竹签:“这个危险,让爸爸来。”

在大家眼里吴志远可谓年轻有为,国内著名大学建筑学博士毕业后,在江州市排名前三的天诚建筑事务所从主创设计师做起,不到三年时间,就被提拔为建筑组组长,带领小组屡屡中标重大项目,在三个建筑组中业绩最为突出。去年老所长升任董事长后,吴志远理所当然地被推到了所长的位置。吴志远自信地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定让天诚的面貌焕然一新。

吴志远给自己定了规矩:要改变天诚以往散漫的企业文化,建立以客户为中心、具备高效执行力的适应性文化;自己要以身作则,亲自参与任务的分配和后续跟进;自己还年轻,不能因为做了管理就荒废设计;再忙每月也要抽时间巡检大项目施工,为公司多创造样板工程;每年要带领年轻人拿下有影响力的大工程,使公司营业额再上一个台阶,让大家年底的红包鼓一点……

吴志远担任所长一年来,忙得像陀螺,不仅要制定公司战略、维护客户关系,还要参与三个建筑组的所有项目方案设计评审、初步设计评审、甲方协调、施工巡检,甚至还担任二个大项目的设计负责人。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两个主创设计师先后辞职不说,三个建筑组的组长有两位都递交了辞呈,这可是设计事务所的中坚力量啊!吴志远都怀疑,他们是不是集体跳出去单干了?!麻烦的还不只这些,客户总监屡屡向他抱怨,设计师以工作量饱和为由不肯接新项目。以前最难的是投标揽业务,现在倒好,业务揽下了,没人做可咋办?

思及此处,吴志远拨通了人力资源经理Nichole的电话,要求她立即拟定招聘计划。Nichole周末的好心情瞬间黯淡。

江州置地是天诚的大客户,新楼盘的会所设计由客户经理Anson、建筑二组组长刘军、设计师王刚等人负责,项目已经进展了三分之二。在客户协调会上,江州置地提出贵宾室的窗户开得太小,设计不合理,会让呆在房间里的贵宾感觉憋屈。刘军、王刚向客户解释,这是综合比较了多种方案后得出的最佳方案,其他方案会导致有些房间窗开得过大,有些房间压根开不了窗。这种方案单扇窗虽然小,但每个房间都开有两扇窗,各个房间的采光都比较好。

客户不认可,随即向吴志远提出修改要求。吴志远根据自己的专业判断,认为可以避免窗户过小的问题,当即允诺修改,并且当着客户的面批评了刘军、王刚等人不够精进。二人委屈不已,方案当初都是给吴志远确认过的,怎么客户一说修改,吴志远就推翻了自己的决定?!为了给吴志远面子,二人只能答应。

客户又提出,目前江州市到处都是西班牙风格的建筑,太过雷同。他们董事长去欧洲转了一圈,认为托斯卡纳风也不错,要求改变会所风格。刘军、王刚怒从中来,言语难免有些冲撞,为什么在方案阶段不提想法?方案阶段只牵涉建筑专业,什么风格都可以尝试。到了现阶段,所有专业都牵涉进来了,任何修改都会引起各专业不同程度的返工,严重影响工程进度。万一对方董事长又去美国转一圈,是不是又要改成美式建筑?!何况,比起外观,现在客户买房更关注户型、采光、通风……关注房屋外观的,只有开发商和设计师。

客户深知很难说服设计师,于是拿设计经费作为筹码与天诚谈判。资金回款直接关系到客户经理Anson的业绩,设计师可以耍大牌不理客户,他可万万不能。Anson一面用客户是上帝的理由劝说刘、王二人同意修改,一面向所长吴志远求助。吴志远同意Anson的观点,认为客户要求是第一位的,建筑设计是服务性行业,一定要服务好客户。凡事都顺着自己心做的不是工程,是学校作业。何况,在吴志远看来,专业上的修改并非难事,大家加加班就搞定了。刘军、王刚极力反对修改,认为这不是可不可以修改的问题,而是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的问题,世界上永远不可能存在完美的设计方案。吴志远不顾众人反对,承诺客户进行修改。

吴志远走出会议室,对这群设计师很不满意,本事不大,脾气倒不小,居然敢顶撞客户。改个方案简单得很,当着甲方的面扭扭捏捏。 

想起后天要到北京出差,吴志远一拐弯来到前台订机票。为确保能够准时到达,吴志远要求前台订两个一前一后的航班,以防前一个航班晚点,临时改签不了。如果天气太差,还要订一张火车票,以防飞机不能起飞。

设计师王刚憋了一肚子的气,从公司匆匆赶往施工工地。正常的设计修改他都能理解,也不会觉得辛苦,可像今天这种没道理的修改,感觉像在炒回锅菜,改来改去,灵感都没了。吴总就不能挡一挡客户的无理要求吗?甲方提了点小意见,吴总就由着甲方对原方案动大手术,他们都快沦为吴总的描图员了。

更让王刚心烦的是,工地负责人跟他抱怨,瓦片的檐口尺寸和施工图压根对不起来。王刚纳闷,这图纸是自己画的,不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上周吴总施工巡检,对瓦屋面和檐口的处理提了意见,客户觉得有道理,就让他推荐了瓦屋面厂家,吴总还真推荐了,可王刚他们谁都不知道,还按照原方案出的图。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刚寻了一个阴凉的角落,点了支烟,狠狠吸了两口,掏出手机在微信群上发泄情绪。

天诚建筑事务所的董事长办公桌上放着两份报告,一份是天诚的设计签约额情况,一份是人事变动情况。这两份报告让前任所长、现任董事长喜忧参半,喜的是在吴志远的带领下,设计签约额屡创新高,其中不乏有影响力的大项目。忧的是天诚的几位骨干设计师纷纷离职,董事长不只一次听到,大伙儿对吴志远很不满意。这个吴志远到底怎么了?

点评征集截稿时间为2013年6月20日(周四)。

这个吴志远到底怎么了?三位专家各抒己见。

热门连载

十大热门

相关书籍

您还会喜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相关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