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博账号登录:

作者:蒂奇亚纳 • 卡夏诺(Tiziana Casciaro)维多利亚 • 温斯顿(Victoria W. Winston) 发表:2012-05-01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写信给编辑   
推荐度:
转播到腾讯微博
选择字号

贝琪和她的丈夫扎克在他们最爱的餐馆“月亮公园”吃晚餐,庆祝贝琪怀孕了。贝琪不像扎克那样兴奋。虽然她一直想要孩子,可是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此时,贝琪的焦虑多过喜悦。她吃不准这个时候怀孕是否合适,因为她正在争取一份梦寐以求的工作。

自五年前从斯坦福商学院毕业后,贝琪就一直在卡斯顿制药公司工作。进公司不久,贝琪就有些失望了,因为公司发展缓慢,晋升机会寥若晨星。几个月前,贝琪终于等来了难得的机会。卡斯顿国际事业部总裁汤姆打算物色一位短期的海外业务总监,出任者在未来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里,必须频繁到海外出差,最终有可能通过努力工作晋升为海外一线业务的高级管理者。就在两个星期前,汤姆告诉她贝琪,她是第一候选人。不过,汤姆一再强调,满世界飞来飞去会非常辛苦,要有超强的忍耐力才行。

这不但是一个绝好的职业机会,而且是贝琪和扎克想要的生活:到国外去生活,工作,并最终生儿育女。可就在这个时候,贝琪发现自己怀孕了。贝琪真不知道应该如何跟汤姆说。对于自己到底能不能又生孩子又做这份工作,她心里没底。扎克竭力安慰贝琪,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第二天上午,贝琪去找人力资源部的主管卡拉,一位风格泼辣、令人畏惧的铁娘子。贝琪问卡拉,汤姆什么时候会做出决定。卡拉说,估计汤姆下周会回来。卡拉还透露,贝琪是这个岗位的最佳人选,汤姆就需要她这样专心致志、能抗压的人。卡拉还提醒贝琪,想要这份工作的人很多,作为女人,她们必须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必须达到更高的标准。贝琪赶紧表示,这正是她期待已久的工作。

回到自己办公室,贝琪给同在卡斯顿工作的好友玛丽莎发了一封邮件,问她是否有空一起吃午饭。玛丽莎很快走过来,贝琪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她。贝琪说,自己既感到兴奋,又感到害怕。在一番恭喜之后,玛丽莎关切地问那份新工作还能不能做。贝琪说,她觉得自己能做,她想休满四个月的产假,对于回来上班后如何做到家庭工作两不误也有一些打算。玛丽莎建议贝琪把这些想法直接告诉汤姆。贝琪感到很为难,她不想告诉汤姆,因为她才刚刚怀孕,连自己的姐姐都没告诉。

玛丽莎建议贝琪先告诉人力资源部,贝琪表示不想告诉其他任何人。事实上,贝琪心存顾虑。她姐姐曾经流产过两次,她想等到确信一切都很正常之后再说。可是,贝琪又觉得,现在不告诉汤姆,自己就像个骗取工作机会的骗子。

贝琪接到妈妈的电话。一个星期前,贝琪就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她。她需要妈妈的建议,因为她的妈妈不仅是一位母亲,还是自己家族企业的老板。妈妈让贝琪明白,做一名职场妈妈并不总是很容易,但毫无疑问很值得。

贝琪的妈妈建议她先不要把怀孕的事告诉汤姆。她认为,贝琪要是讲了实话,两个星期后像她姐姐那样发生意外该怎么办。再说,贝琪也不是第一个怀孕的职场女性。这事儿太普遍了,人们都能适应。

贝琪说,她吃不准汤姆会不会也这么看,而且,这份工作有好多没孩子的人在争抢。妈妈说,等贝琪先把这份工作干得很出色了,汤姆就不会在乎有没有提前告诉他。

贝琪知道妈妈的话有些片面,但她很感激妈妈这么鼓励她。尽管如此,她还是拿不定主意。她说,自己也许应该把机会让给别人。妈妈说,她可不想眼睁睁看着贝琪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贝琪应该告诉汤姆她怀孕了吗?四位专家各抒己见。

本文刊登于《商业评论》2012年5月号,如需阅读全文请到相关杂志用积分购买。

“贝琪并不是在疑神疑鬼,因为职场妈妈被认为不如其他员工能干,不如其他员工投入。”

玛丽•克兰斯顿(Mary B. Cranston)

—— Pillsbury Winthrop Shaw Pittman公司的高级合伙人,Visa公司、国际整流器公司(International Rectifier)、葛孚特国际公司(GrafTech International)、毅博公司(Exponent)和瞻博网络公司(Juniper Networks)的董事。

贝琪刚刚怀孕,除了最亲近的人以外,她不愿意告诉任何人。在这件事上,她母亲的看法是对的:这完全不关汤姆的事。怀孕不会影响贝琪的工作能力,因此她不必告诉汤姆,直到她准备好宣布消息。当她的确感到可以宣布怀孕的消息时,她应该拿出一份深思熟虑的计划,讲明在休产假以及未来当新妈妈期间如何尽到自己的工作职责。她也许不能在那么长的产假中完全不接电话,或回电子邮件,不过,有一个支持她的丈夫,她能够把事情都处理好。

贝琪担心大家会质疑她的能力,并不是她疑神疑鬼。大量研究表明,对职场妈妈的歧视,通常称为“母亲墙偏见”(maternal-wall bias),在组织中很普遍。职场妈妈被认为不如其他员工能干,不如其他员工投入。但是在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我们都有工作的权利和生育的权利。贝琪当然可以生小孩,当然可以在美国的公司中继续打造职业生涯。

性别上的一些陈旧观念,可能会阻碍贝琪前进,因此她也必须加以考虑与应对。美国职场的普遍观念是:男人管事,女人管做事。只要有一位女性出任某个引人注目的领导职位,人们——包括这位女性自己——都会质疑。贝琪所说的“也许我应该让给别人”,就说明了这一点。只要她在心理上和感情上对胜任这份工作有足够的自信,那么无论她什么时候与汤姆交谈,谈话都会更加顺利。我在指导年轻女性时,会大谈自信这个话题,因为女性能够掌控的事情不多,而自信是其中之一。这些年来,我遭遇了这样的歧视,我学会了摒弃自我怀疑。男人们再也不能阻止我了。

几十年前,我有了两个小孩。我怀孕的时候正在处理一起打了好多年的官司,于是马上告诉了公司的各位合伙人。我希望继续工作,因此我事先就想好如何解决我休假期间的工作问题。当时,我没有听说哪家律师事务所有产假制度,但是我申请了带薪休假,并且成功了:我得到八周的产假。自那以后,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出现了一个行业,专门为职场妈妈提供帮助——帮助她们在工作时继续喂奶,帮助她们寻找托儿所。我那时一切都得靠自己想办法。我女儿是贝琪的同龄人,她怀孕了,直到妊娠中期流产概率下降了以后,才告诉了老板。后来,她享受了六个月的带薪产假。

尽管我上面提到的错误观念现在依然存在,但很多公司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希望留住职场妈妈。如果幸运的话,卡斯顿就是这样的公司,而汤姆也会理解为何贝琪决定在自己认为合适的时间公布消息——像怀孕这种个人私事不应该对她的事业成功有任何影响。 

“人生之中怀孕生子的那几个月,和你功成名就的一生相比,实在是很短暂。”

金丽华
——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

身为女性,我非常理解贝琪的两难处境。虽然贝琪身在职场,但在我看来,她遇到的难题只是一个纯粹的家庭问题。

眼下,贝琪首先要做的是和她的丈夫一起静下心来问问自己,目前对于他们的家庭来说什么最重要,要得到最重要的东西应该放弃什么。他们也许应该画一幅家庭规划图,好好梳理一下。如果他们的家庭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迎接新生命(比如,贝琪可能会考虑到自己的家族流产史),贝琪也许应该考虑及早放弃这个让人艳羡的机会。

从案例中的情形来看,贝琪非常珍视快要到手的职业机会,而这个机会看起来也与他们的家庭规划相契合——他们希望到全球各地生活。更重要的是,贝琪似乎认为自己有能力在怀孕的情况下做好这份新工作。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对贝琪的建议是:

在汤姆做出决策之前,贝琪不应该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他。因为,我们无法知道这条消息是否会影响汤姆的决策。作为公司的一员,我觉得贝琪有义务让公司做出基于员工个人能力的任命决策,而不应该让其他因素影响这一过程。

如果贝琪如愿以偿得到了这个职位,接下来她就应该跟汤姆进行详细的讨论,比如,汤姆对从事这一工作的人有什么具体的期望,这一职位必须达到哪些工作目标,不仅要讨论短期的目标,还应该讨论中期目标以及长期目标。在我看来,这一步是至关重要的。

在了解了具体的职位要求之后,贝琪应该制订一份详细的工作计划。比如,如何在建立新团队的时候找到那些有领导潜力的团队成员,让他们在自己休产假的那几个月替代自己承担一些职责,这对贝琪来说也许是最重要的。再比如,将前期的工作重点放在建立自己团队的规章制度,让组织的决策、沟通等都基于制度,而不是个人。

到这时,贝琪就不应该再继续隐瞒自己怀孕的消息了,因为,虽然这属于个人隐私,但毕竟会影响公司业务的运作。贝琪可以在坦承自己已经怀孕的同时,把自己的若干备案告诉汤姆。比如,贝琪可以说,自己在休产假期间可以在家收发电子邮件,接听电话,并告诉汤姆在这期间自己的团队有人能够顶上来。当然,贝琪也可以向汤姆甚至公司寻求帮助。如果贝琪的公司希望成为一家世界级的企业,那就应该有这样一些人性化的措施。在渣打,我们就有针对女性怀孕员工推出的一些福利政策,比如灵活的工时安排。

我相信,做好这些详细的准备,贝琪应该能够胜任新的工作。没有数据表明,女性在怀孕或生子期间的工作效率会降低。再说,人生之中怀孕生子的那几个月,和你功成名就的一生相比,实在是很短暂。

女性在怀孕的时候往往比平常脆弱。最后,我对贝琪还有三点建议:首先,不要把自己摆在弱者的位置;其次,必要的时候寻求家庭和公司的帮助;再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机会来临时要勇于接受挑战。

本文刊登于《商业评论》2012年5月号,如需阅读全文请到相关杂志用积分购买。


 

热门连载

十大热门

相关书籍

您还会喜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相关博文